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[灵异鬼怪] 鬼故事之--白马煞


  表弟每晚收工后都要和我去网吧玩网游。有天上完网,我在网吧门口递了根烟给他,却发现他神情很奇怪,哆哆嗦嗦点着烟,刚抽两口,就突然拧身拔腿拼命往家跑。这下可把我吓坏了,我立马跟着追下去,到家后看见他站在窗口要往下跳。我忙好言好语地问他怎么回事。他说江边有个白衣女人在叫他,要他跳下去跟她走。我不敢上前刺激他,只得细声细气地劝他不要跳,如果真有女人叫他,可以从楼梯走下去。可表弟却坚持说那白衣女人一定要他跳下去。后来我好说歹说,又叫来几个兄弟,大半夜的把他强行带去市医院,路上他还挣扎着要去江边,甚至进了医院还想从窗户跳下去,本来很温顺的小伙子突然变得面目狰狞,根本不可理喻。 很快各种检查结果出来了,显示一切指标正常。医院没什么好办法,也不能总打镇定剂,只好建议我们转到精神病院。可到了精神病院也还是打镇定剂,还是什么都查不出来。
  表弟只要一清醒,就喊着要去江边找白衣女人。这样折腾了一个多星期,大家都精疲力竭,百般无奈下,只好把他送到离江边很远的乡下。也可能是机缘巧合,在那里我们遇上了张婆婆,她是我们村里出名的阴阳师,年事已高,会些救人的巫术,招眼就看出是鬼附身,她用一双银筷子夹着表弟中指狠狠扭了一下,表弟竟然就清醒了。
  一家人对张婆婆感激不尽。 但到过年的时候,表弟的病情又发作了,而且更为诡异。
 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大年初二,表弟家里聚了一桌人在打麻将,大家玩得都很开心。表弟手气一直不好,最后终于拿到一手好牌,他激动地大喊了一声:西风!然后却突然没动静了。我奇怪地抬头看了他一下,发现他眼神突然变了,脸上的肌肉也瞬间僵硬,表情怪异而可怕。我就急忙大声问他怎么了,表弟并不回答,也没有任何征兆,很僵硬很怪异地直挺挺仰面栽倒在地上,就像一块木板倒下去一样,眼睛睁得很大,几乎要从眼眶中蹦出来,同时眼神变得极其凶狠且阴森,我感觉那简直不是人的眼神,多看一眼就会头皮发麻。更怪异的是,他居然还在剧烈地磨牙。那时我忽然想起了传说中地狱里的饿鬼形象。

  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好手忙脚乱地掐人中。我妈听见动静后吩咐我:“快去叫你张婆婆来!”我虽然不大信张婆婆,但病急乱投医,只好骑车上门去请,哪知还没到张婆婆家,就在街上见她急匆匆地迎面走来。我忙上去问:“张婆婆你去哪里?”
  不料张婆婆却说:“去你家,我刚才在家突然心头发慌,到神位前一问,知道你家有人生急病,是谁?” 这话让我大吃一惊,心想果然很神啊,当下不敢怠慢,就把表弟的病情说了。张婆婆听罢哼了一声,说:“又是那些东西在作怪了。” 等张婆婆赶到的时候,冲表弟略看了看,转身到外面找来几根稻草,在表弟手腕上缠了一根,打一个活结,又在脚踝上缠一根,同样打一个活结,刚缠完不到一分钟,表弟的眼神就明显缓和了,也不再磨牙,只是大口喘气。再过了一阵,就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,睁眼就问:“刚才是怎么回事?”
  张婆婆说:“你今日遇了白马煞,是一百零八种凶煞里面最会作恶的,人被上身后都会倒地磨牙。如果像应付别的邪物一样,抓把米撒在身上,病人马上就要断气,因为马不吃米。要拿稻草缠在手脚上,白马煞跑不动,等于被绑了起来,病人自然就好了。”
  我这才知道,原来“凶神恶煞”不只是形容词,还确实指代某些邪恶的凶鬼。 张婆婆还说,凶煞一般找八字弱或者行霉运的人,表弟中了白马煞,接下来这一年必定坎坷。后来果然应验,夏天的时候表弟跟人吵架,那人顺手抓了一把刀砍在表弟额头上,差点把人砍死,这不是坎坷是什么呢?
  我从那时起就承认这世上有些事情真的解释不了。
--转自网络,作者:无名鬼才
收藏

0 个回复   /   335 人浏览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