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这是一个才华横溢的世界,亦是一个万物荟萃的大陆。
  碧水青山,鸟儿畅快的翱翔于蓝天之中,沐浴着清风,享受着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——自由。时而冲向云霄,欲与天公试比高;时而速刺破天空,俯身冲向大地;时而一个滑翔,掠过一片绿水。
  循着荡起的碧色水波望去,一少年手捧清澈的河水在美美的喝着。
  “好甜啊”,少年惊叹这普通的河水竟如此甘甜可口。
  一番畅饮之后,少年抬起头,循着潺潺的流水声向远处望去。
  “这河水是打哪里来呢?”少年不止一次这样问自己。
  顺着河岸向上游走去,约摸半个时辰后,来到一个山谷前,抬头看着顺着面前绝壁倾泄而下的瀑布,竟是看不到顶点,甚是惊讶。
  “这山真高啊,得有好几千丈吧”,一声惊叹后,少年转身准备离去,之前无数次的找寻都是这么以失败而告终的。
  突然少年眉头一皱,好像听到瀑布声中混着优美的笛声,再仔细听着,仿佛笛声越来越大了,渐渐的笛声完全压过了瀑布声,整个人完全沉浸于美妙的曲子中。
  不知何时,笛声消失了,少年缓缓睁开了双眼,随后死死的盯着不断跳动的瀑布。
  “那笛声分明是从瀑布里传来的,难道这瀑布后另有玄机,我得去看看”,少年暗暗自语道,“可是水流这么急,压根没办法接近它啊。”
  思索之际,一只青色鸟雀从远处飞来,飞向陡峭的绝壁,然后在远远的高处盘旋着。
  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少年拽了拽沿着崖壁生长的藤蔓,抬头望了望藤蔓的尽头,亦是青雀逗留的地方,竟开始爬了起来。
  约摸一个时辰后,少年早已满头大汗,黄昏也已来临,抬头看了看,竟是已经爬完了三分之二的样子。青雀不知何时没了踪迹。
  “怕是躲到哪边去歇息了吧,或是回家去了吧,天色也是不早了,我是不是也该回家了呢,可是我的家在哪里呢?”少年暗暗想到,记世以来就没有母亲的他,自从六年前父亲离家以后就再也没回来,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家了,过起了四处漂泊的日子。
  正当少年犹豫时,突然笛声又想了起来,此时的笛声不在是欢快的了,多了几分忧愁,几分思念之情。
  慌神间,忘了自己已在千丈悬崖峭壁之上了,一时卸了力,手一松,脚一滑,竟要垂直摔下崖去。
  说时迟那时快,少年摸到腰间一把匕首,用力扎向崖壁,身子停止了下坠。
  “亏了这把匕首够尖锐,不然今要粉身碎骨了,没想到父亲冥冥中救了自己一命”少年低头看看了身下千尺深渊,再看着父亲临走前留给自己的匕首喃喃自语道。
  说也奇怪,这匕首当真非等闲之物,不但救了少年一命,而且似有魔力,扎进崖壁轻松异常,拔出来却更加轻松,这一扎一拔,爬起这陡峭悬崖来不仅稳,而且快,一曲歌曲似乎没有奏毕,少年已到先前青雀逗留之处,一看,原来此处有个硕大的平台,青雀也在平台上一处藤蔓上打着吨,更奇的是,居然有个白衣小姑娘,显然美妙的笛声就是面前这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演奏的了,她手里拿着一个翠绿玉笛,那青翠欲滴的玉笛着实精致。
  大概是天色已晚,亦或是察觉到有外人,小姑娘收起了玉笛,转身便要离去。
  “丫头,你是小囫囵村人吗?”看着面前小姑娘,清秀脱俗,想来也不是小囫囵村的人,改口又问到“是灵州人,哦不,方向不对,山后边人?”少年也不晓得山后到底是什么地方,在他的世界里,除了小囫囵村就是城里了,即灵州城。
  “丫头?”小姑娘转身看了看一身狼狈样的少年,皱了皱眉,这个称呼甚是稀奇,还是第一次听别人这么称呼自己。
  “怎么了?你不喜欢别人这么叫你么,我们村里像你这般大的女孩子我们都管她们叫丫头”少年好奇的说,看来面前的小姑娘果然不是小囫囵村的人,想来也是,如果是小囫囵村的人,自己都该是认识的。
  “不喜欢!”说罢又欲转身离去。
  “俺姓凌,单名一个云字,你可以称呼我土娃子,别人都叫我土娃子,丫头,你叫啥名字?”
  “说了不喜欢你还叫”,小姑娘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抽出笛子,奏起曲来,这回不再是什么优雅动听的曲子。
  凌云顿感浑身无力,头痛欲裂,实在忍受不住了,手一挥,说来也怪,头痛瞬间消失。
  “你吹的什么啊,好难听啊,头疼死我了”凌云顿时也来了气。
  “你破了我的九曲魔音?”倒是小姑娘先冷静下来了,心中却多了几分诧异,从少年的表现来看,并不会武功,但是却破了她吹奏的九曲魔音,虽然她并非擅长攻击性招式。
  “什么九曲魔音,分明是一曲噪音”凌云埋怨道。
  “是了,应该是他手中那把匕首”看着凌云手中锋利无比的匕首,小姑娘心中暗想,“然而看他那样子,应该不会武功啊,匕首不会自己催动自己吧”。
  “喂,土娃子,你手上的匕首能借我看一下吗”
  “行吧,你看吧“凌云想都不想就把手中的匕首递给了小姑娘,自己也纳闷自己为何对这个女孩如此信任,大概是由于她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吧,如此清澈,如此令人心动。
  “也没什么稀奇啊,感觉挺普通的,不过怎么感觉在你手中更锋利一些,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”小姑娘若有所思,“这把匕首可以让我南宫叔叔看一下吗?”
  “这个。。你南宫叔叔是谁?”
  “南宫叔叔就是南宫叔叔啊,他可厉害啦,不仅武功高强,琴也弹的好,对了我这吹笛的本事也是他教的,就连这笛子也是他送给我的”小姑娘谈起她的南宫叔叔突然眉飞色舞,一句接一句,之前的怨气忧愁暂时都烟消云散了。
  “好精致的笛子”,凌云眼盯着笛子,“可以让我摸一下吧”
  “可以啊,你可不要小瞧这个笛子哦,它可是翡翠灵笛,听说以前是天上的神仙吹奏所用呢”小姑娘得意的说。
  “你也不要小瞧我的匕首,那可是我爹留给我的,听说。。听说以前是位超级超级厉害的圣女送给我爹的”凌云也学着小姑娘语气吹嘘起来。
  “你爹。。。你爹留给你的。。”小姑娘听凌云这么一说,突然莫名的难过起来。
  “你。。你怎么啦”凌云以为有点吹过头了,赶紧到起谦来“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学你说话的。
  “人人都有爹疼有娘爱,为什么我没有”
  “我也没娘,我爹也在我十岁那年抛下我,一去不复返了”凌云低下头叹了叹气。
  “你也没娘?”女孩儿打量着凌云,眨巴着湿淋淋的眼睛问道。
  “没啊,什么样子我都没见过,从小就被村里的孩子嘲笑说我是我爹捡来的,为此我还问过我爹,问他我是不是他亲生的,然后挨了一顿打”说完凌云笑了笑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  “噗呲”小姑娘一下子破涕为笑,“你可真调皮”。
  夜幕渐渐降临,小姑娘突然想起该回家了。
  “我该回去了,下次再聊吧。”
  “我送送你吧”
  “不用了,我可是会武功的”
  “好吧”目送着小姑娘,凌云心中顿时有种种不舍,猛然想起还不知道她的名字。
  正要开口时,小姑娘转过身来,用甜美的嗓音说到,“谢谢你陪我这么久,我的名字叫月瑶光,下次再见”。说完莞尔一笑,便再也没回头沿着石缝间的小路一直往前走,越走越远,直到消失在夜色中。
  留下傻傻站立的凌云。。。

收藏

0 个回复   /   147 人浏览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