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[综合讨论] 小说

他是江湖有名的倾尘公子,他是轩辕王朝的四王爷轩辕逸。
她是边疆公主南雨念,边疆王唯一的女儿,擅巫蛊之术。
草原女子生来尊崇英雄,她也一样。
战场上,她原以为自己会对那有战神之称的三王爷轩辕澈另眼相看,却自己都未曾料到,她会一眼便被那一袭白衣吸引。
就那么一瞬间,她便爱了。
那时轩辕王朝微处于弱势,太子轩辕痕也赶赴战场,振奋军心。
双方实力相差并不大,谁都明白,这必是两败俱伤的结局。
边疆递去请和表,愿向轩辕王朝俯首称臣,每年进贡牛羊,唯一的要求是 四王爷轩辕逸娶南雨念为妃。
那张请和表上还附了三个字,“双生蛊”。双生蛊是边疆少数贵族所掌握的巫蛊之术,女子身体里养 了十年以上的毒虫进入男子肌肤内,从此两人同生共死,唯一可解的方法,只有下蛊之人知道。
“好,我娶。” 轩辕逸沉下脸,无奈笑笑,对方连双生蛊都用了,他不娶还能怎么样?
他可不想和那蛮人女子同生共死。离开战场回到京城,他自有方法逼那南雨念交出解药。
一月后,京城内,三王爷轩辕逸大婚。
南雨念以整个边疆为嫁妆,嫁入三王府,一场豪嫁。
她带着少女所有的懵懂与对爱情的幻想,想嫁给那所爱的男子。
他漠然毁坏王府大门,以修翻王府为由让她从偏门进入,这明摆告诉她,他不承认她这个妻子,这个王妃。因为偏门进入的,都是妾。
边疆草原哪有这么多规矩,她不懂妾室偏门入的规矩,也不懂,他对她的厌恶。
他没有来接她入府,也没有与她拜堂,只派人传话身体不适,那么的敷衍。他给了她此生最大的难堪。
她再怎么愚钝,也明白了,他根本不愿娶她。那盖头下她脸色惨白,咬着唇倔强的不肯哭出来,一遍一遍告诉自己,或许,或许,或许有什么误会呢?
只是这个理由,甚至连她自己都骗不过。
洞房内,他靠在床前满脸厌恶的看着她,眼神里透出的鄙夷,他连红衣都未穿,这根本,不是他的婚礼吧?
她苦笑,无助的看着这个她爱的男子,真是凉薄无情到了极点。
四目相对,她笑起自己在犯贱,可是,就是爱他,又该怎么办?哪怕受到如此对待,心口那么痛,可看见他的那一刻就会觉得一切都值得。
即使看得出他那么讨厌自己,但还是控制不住的喜欢着他。
“怎样解双生蛊?”他开口打破了寂静,看也不愿再看她一眼。
“双生蛊?”南雨念一愣,没有思考便直接回答道,“自然男女相交才可以解。”
“呵。” 轩辕逸冷笑着看着她,“边疆女子真是不知羞耻。”
南雨念皱眉,眼神里充满疑惑,他这是什么意思?
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,他嫌恶地将她推倒在了床上。
没有任何的吻,他用最粗暴的方式占有了她。
她痛的脸色惨白,却倔强的一声不吭。他起身整理衣物,就像方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淡然。
轩辕逸带着无情的笑容,凉薄到了极点,就那样离开了。
她躺在床上,紧紧抱住被角,盯着那抹刺眼的嫣红,眼泪染湿了枕。
他将她拘禁在那院子里,整整一个月也未曾来看她一次,下人们也知道这个王妃不受宠爱,将那最低等的馊饭菜给她,她不吵不闹,都只是默默接受。
只是这些,他都不知道。
又过一月,她小腹隆起,下人来报,她怀孕了。
他让她从那偏僻的小院子搬去了另一个较为华丽的院子,但那也不是王妃应该住的地方。
住的近了些,有了孩子,没人再敢欺负到她头上。他们偶尔还能碰见一两次,只是那偶遇却让他们关系变得更加恶劣。
他娶了侧妃,纳了小妾,其实他并不喜欢那些女人,甚至都没碰过她们。只是比起她们,南雨念才是最让他厌恶的存在。
他纵容小妾欺负她,看着她受苦,好像只有这样,他才会好过一些。
他自己都不知道,那种感觉早已在潜移默化中变成了心中莫名的刺痛。
边疆不是傻子,三月后,大军兵临城下。
轩辕王朝本以为没有环境所压迫,城中大军对付边疆是绰绰有余的了。
可领头的几人中没有边疆王,而是几个面色发黑的人。
传说中的毒人,顶级高手耗尽毕生修为,渡在暗卫身上,若是自爆,方圆百里内怕是无人能够生还。 那顶级高手,是边疆王自己。
边疆王这次是真的动怒了,耗尽所有也要与轩辕王朝同归于尽。
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,她来了。
她穿着白色的纱裙,美得不可方物,小腹隆起,那是,他的孩子。
心莫名的触动了,但随即轩辕逸冷笑“你来做什么,看着我死吗”
她苦笑,她知道,他定会这样说。
“对不起。”她突然开口,说出的话却让他一愣。
“如果我当初没有爱你,没有告诉父亲这辈子非你不嫁,没有那些不该有的心思,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。”她一步一步向城墙走去,他心里越发不安起来、
“轩辕逸,无论你相不相信,我从来没有给你下过什么双生蛊。”
“我爱你,真的。以后我不在了,就别那么讨厌我了吧。毕竟我那么爱你呢。”她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活泼欢快一点,可惜只是徒劳。
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轩辕逸怒道“你是本王的王妃,本王的妻,你想去哪?边疆吗?做梦”
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发什么火,他不是一直都希望她离开的吗?
真是越来越不了解自己了。
“不。”她摇摇头,“她们说,没有从正门入就不是王妃,没有拜堂没有结发就不是夫妻。”
“所以我不是你的王妃,也不是你的妻。”
他一瞬间沉默,她说的没有错。
当时那些因为恶意而安排的,如今却成为了他没有理由留下她的,原因。
只是那一瞬间,就发生了太多,他这辈子再也挽不回的人,还有爱。
他眼睁睁看着她从城墙上跳了下去却来不及阻拦。她浑身鲜血迸溅漫天血红,和那些毒人一起化作一缕青烟,消失在了这尘世间。
“南雨念!”他不可置信的发出了一声狂吼,刚刚还活生生的人就这样没了。
"散蛊!"一旁沉默许久的太子轩辕痕突然开口,那淡然的眉眼里露出几丝敬佩与惋惜。
"那是什么..."轩辕逸看着自己白衣上的鲜血,那是她的,他不知道那一刻他是怎么冷静下来的。
"边疆巫女,以命封锁毒人之毒"轩辕痕一贯的寡言。
"以命.....以命...."轩辕逸手上的折扇摔落在地上,此刻他方才明白,她是真的不在了。
那种心被挖去一块的感觉,好痛。
"其实这样也好,你既没了这个不喜欢的王妃,边疆那边怕也是死心了。"轩辕澈安慰道。
"是啊,我不喜欢她。"轩辕逸突然抬头,眼里一片赤红,"可是我爱她啊"
在轩辕澈和轩辕痕那不可置信的目光中,他一人离去的背影那么萧瑟冷清。
王府再次挂上红灯笼,喜气洋洋。
他重新迎娶她的牌位过门,这次是正门,这次是他在拜堂。
1542190115031.jpeg

收藏

0 个回复   /   137 人浏览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