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联系客服

400-188-9292

热线服务时间:9:30 - 22:00

关注我们

呼哧社区公众号

       此文乃饭后闲趣,让君一笑文不针对任何人、事,望勿对号入座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反间计

       帐外的雨越下越大,被困在渤海的左糍,一人在大帐中烦躁的来回走动,自从南征一月有余,除开局之日对抗外,其他日都是野战,且都以失败告终,大多时开套盘据。手下各部被打的七零八落,后援跟不上,粮,银抢不到,各部都是没兵,没粮,投降,中立的将军越来越多,种种忧虑直奔左糍心头,突然心口一紧,一口黑血喷涌而出,左糍疼的一下单腿跪地,确实做为一军统帅,堂堂80万战力被打的出套五分钟,戴套一整天,实在委屈。左糍缓缓站起,望着账外的大雨,呆立了几分钟,阴毒的嘴角上扬了下,轻声道:来人,只见账外一白白胖胖的人急步进来,左糍俯身在此人耳边低语几语后说道:去吧。
          此白白胖胖之人,正是其麾下大将糊糊,此人细眼圆鼻四方嘴,体态臃肿,故称其为不拉几。不拉几得令后,迅速消失在雨色中。
         没几天,义军各城贴满了传单说左糍威名远播,爱惜江东人材,己有不少江东名将中立,起义,愿其他将领也顺应时事,中立或起义,左糍封候赐爵,赏岛国佳丽,对义军领袖疯子更是诬陷造谣,祸乱义军军心。随之一场喇叭大战拉开序幕。
            待续
最后回复时间:2019-05-17 14:21:56论坛官方发言人回复了此贴
收藏

3 个回复   /   650 人浏览

倒序浏览
秀儿 你还好吗
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
你是真的秀
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
你要火了
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