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(本文由马伯庸先生原创。)
步幸字道梅,冀州邺城人也。本为良家子。中平初,黄巾大起,幸随大方首领马元义,为筹划事。元义聚众数万于邺,期三月五日举兵。未发,元义弟子唐周密报于朝廷,事败,元义伏诛。幸亡归张角。
    
  三十六方黄巾俱起,天下响震。张角以四方有事,遣幸往援南阳张曼成。幸甫至,适南阳太守秦颉进剿,曼成寻败死。众推曼成副将赵弘为督,据宛以自保。幸说弘曰:“固守不佳,久必成困,未若乘夜以勇士冲之,敌必惊溃。”弘从其计,轻军袭营,为流矢所伤,半旬而亡。弘副将韩忠继执帅印,以幸为谋主。十月,忠没于军中,宛城乃陷。
   
  幸往归张角,及至河北,角病死,乃复投张梁。时梁与皇甫嵩战于广宗,幸惩宛城之事,料敌必不敢轻进,梁遂不以为备。嵩潜夜勒兵,乘暮急攻之,阵斩梁并黄巾军三万余级。幸仅以身免,入下曲阳张宝营下。十一月,嵩破下曲阳,宝即就戮。黄巾十数万人 一时俱死,哀声遍野。幸立于败军之地,面色如旧,谈笑如常。嵩见之颇奇,收为幕僚。
    
  明年春,诏嵩回镇长安,以卫园陵。幸随入洛阳,嵩被收左车骑将军印绶,削户六千。
   
  灵帝崩,少帝即位。何进谋诛阉官,广选人才,嵩进幸,进授以军司马职。未几,黄门常侍段珪杀进,俘幸等僚属百余人为质,缚于掖庭。幸急曰:“吾,黄巾旧部也,非大将军嫡属。” 珪等久居内闱,不通治戎,遂着幸执掌宫门宿卫。
   
  是夜,袁术虎贲鼓噪于外,袁绍勒兵大进,宫内大乱。珪等挟帝并陈留王走小平津,幸随驾左右。后珪等窘顿无路,投水而死,幸扶幼帝、陈留王欲回宫,闇暝,逐萤火而行。行至北芒,董卓军至。
    
  及归殿,帝恐董卓强横,密遣幸召执金吾丁原入京,以为制衡。幸携密诏至丁原军中,卓已杀原。幸归见帝,具叙其情,帝泣曰:“此天欲亡朕耶?”幸长跪谓帝:“臣愿为陛下羽翼,必不使太阿倒持,神鼎旁落也!”帝引为亲信。
  
  俄董卓废帝,杀之,又欲杀幸。陈留王时已践祚,念幸有北芒扶持之功,因劝卓曰:“朕初登大宝,见杀不祥。”遂赦幸,除太子舍人,看守东宫。
    
  董卓暴虐,京城多为其病,百官敢怒而不敢言。有城门校尉伍琼,夜来说幸:“董卓乱国僭尊,败德蔑礼,虽古之王莽比之亦蔑如。公既为二帝亲随,当共我诛戮奸贼,使帝室重光也。”幸从其言。越明日,琼着小铠,暗佩利刃,欲伺刺卓;幸恰有疾,未能同往,琼遂不敌卓,终为其所杀。
  
  幸本雅士,好音律,素与蔡邕相善。三年三月,邕荐幸于卓,卓大喜,擢幸府内署事。三年四月,王允、士孙瑞、吕布等杀卓。邕见卓死,有嗟叹之语,允不善其言,欲诛之。幸等上书诤谏,力劝不可,允遂杀邕。幸收其骸骨,立牌谨祀之。允见幸行止端方,重义守礼,又熟于戎事,即补入吕布军中,为前部司马李肃主薄。
   
  肃与卓婿牛辅战于陕,肃大败,见诛。布知幸短于谋略,然虑其为王允所荐,责之不宜,遂令其退归长安,不复领兵,专司安抚京民。
   
  李傕、郭汜等用贾诩计,逆攻长安,布不能守,败逃河内,允死。关西将纵兵大略,京民悉为残杀,万无余一。幸求计于贾诩,诩曰:“傕、汜,匹夫耳,不能长久;帝虽幼弱,终是尊上。”幸乃悟,转投尚书令士孙瑞。
   
  侍中马宇与谏议大夫种邵、左中郎将刘范等谋,欲使马腾袭长安,己为内应,以诛傕等。瑞使幸密会腾,迩后樊稠败腾于长平观。宇、幸等奔槐里,稠又急攻,宇等皆死。幸自言为彼等裹挟,非出本意。稠信之,释其归京。
   
  兴平二年,傕、汜相攻,帝携百官出新丰,幸并士孙瑞随驾。杨奉来迎,大败,瑞死于乱军。幸感时事艰辛,又闻先主贤名,颇思奔徐州。
  
  
  及至徐州,幸谒先主,喜曰:“真吾主也。”先主授幸别部司马,张飞守下邳。数日之间,吕布亦至。先主征袁术,布乘虚袭下邳,虏先主妻子与幸。布素恶幸,遂放归先主。先主还驻小沛,使幸纠合军卒,复合万余人。布疑而攻之,卒哗乱四溃,先主败投太祖。
  
  太祖遣夏侯惇助先主,先主以幸为先导。道遇布将高顺,惇败,右目为流矢所伤,顺复虏先主妻子与幸。太祖将大众亲征,布震恐,幸诓之曰:“吾与袁公路有旧,往去说,必救。”布赍千金,幸携之出。
   
  幸迷途于道,辗转于徐、扬之间近一岁,终遇袁术于灊山,术病死。会先主奔南皮,幸闻之,欣然诣袁绍。及至,幸问左右:“袁公麾下,何者最贤?”对曰:“田元皓。”幸访田丰,相谈甚欢,砥足竟夜。次日,丰闻绍欲之南,恳谏再三,绍不听,械系之。
  
  
  绍军大出,幸先至白马,颜良身死;又转津南济军,文丑寻亡。或说绍曰:幸其人也,命主克将,不宜置陈前。”绍深感其然,使幸归守乌巢,为辎重事。印绶未解,太祖袭乌巢,绍众大败。幸纠合残卒,登高曰:“势已至此,归亦九死,不若早降曹公,必蒙厚遇。”众皆信服,俱南向降曹。太祖疑有伪,尽坑之。
   
  临刑之际,幸大呼:“幸不降也,为军所执耳!”太祖怜其忠义,赦之。后沮授为人所执,亦大呼:“授不降也,为军所执耳!”太祖叹曰:“君出言类于步幸,其不为谶乎?”放归袁绍,见杀。
   
  幸归许县,帝见故人,挥袖流涕,曰:“朕有今日,卿功大焉。”太祖仍以幸为太子舍人,侍帝左右。数年间无事,惟汉室日蹙。
   
  十二年,太祖欲征北郡乌丸,问计于郭嘉。嘉深通有算略,劝公出,又密召幸,屏退左右,曰:“曹公即往北征,公宜早行,伪投乌丸,则我军胜矣。”幸踟躇不决,嘉再三逼之,乃从。嘉甚喜,携幸北上,军至柳城,嘉病笃。
  
   
  幸素知太祖惜郭嘉,恐其迁怒于己,南逃刘表。十三年,幸终至荆州,而刘表病死。时先主在新野,幸因往附。曹纯督虎豹骑猛进,大获其辎重,先主遁汉津,幸又被俘。众进言太祖:“留幸不祥,不若杀之,以杜后患。”太祖从其言,斩幸于赤壁北营,祭旗出征。

   疫病大起,北军多死,太祖烧船自退。数年间,孙、刘遂有二州。
  
  
ff422ecc10434318acbdb4a7aec47474.jpeg
收藏

0 个回复   /   123 人浏览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